台上局长台下“路霸”,赖重飞“飞不过”扫黑除恶这一关

作者: 未知 来源: 网络 2019-11-14 11:56:41

图片和文字无关。《新京报》视频的照片/截图

“我不怕天地。我害怕重型车辆穿过从化。”在从前的县级市从化市,现在的广州从化区,当地卡车司机广为流传的这句话生动准确地描绘了从化市交通执法局前局长赖崇飞和他的“黑色交通江湖”。

近日,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督委员会网站上一篇题为“副部级官员变成黑老板,整个交通系统变成“黑社会”的文章,将赖崇飞的“黑色交通江湖”带入公众视线——他作为从化交通行业的黑老板,多年来一直主宰和嘲笑“江湖”。

赖崇飞的“黑色历史”也是从化“黑色交通江湖”的发展史。据官方透露,赖崇飞通过贿赂等手段,爬到了交通局局长钟济阳的身边,成为钟济阳的“养子”,并如愿以偿地坐上了从化市交通执法局的位子。

从那以后,十多年来,他一直在他的建筑工地上树立“绝对君主”的形象。2005年,他利用主管重组工作的上司的便利,通过发函威胁、煽动司机静坐、对汽车实施有针对性的检查等“黑手”手段,迫使国有企业(以市场价的1/3转让)撤退并垄断66条地方路线的客运运营。2013年,“货运协会”成立,从化所有卡车被迫加入该协会,每年支付数万元的会员费。“今天,重量被限制在55吨,毛巾被绑在卡车前部”——司机收到的信息是当天的“豁免标志”。

但不知道“规则”的“野鸡车”只需要进入从化边界,他们所等待的是骚扰、困难甚至重罚——赖崇飞雇佣的社会人员会在各个路口等着看,私下设立检查站和地磅;也有穿制服的小流氓与当地交通执法局进行“联合执法”。左手握着权力,右手卷入黑色邪恶。整个从化交通系统由赖崇飞的地下组织控制。

舞台上的导演,舞台下的道路暴君,绝对的君主,黑白通吃,还依靠交通导演的“米歇尔·普拉蒂尼”...电视剧中的情节发生在现实生活中,至今仍是一部持续十多年的“泡沫剧”,实在令人震惊。在“每一种罪行都必须被消灭,每一种罪恶都必须被消灭”的时候,这种卑鄙的行为被纳入了反犯罪和反罪恶的范围。参与犯罪的团伙已被一个由72名负责人组成的团伙追究责任,这自然是本专题的意义所在。

但留给我们思考的是,为什么这样一个“黑”团伙会犯罪多年,这样赖崇飞就可以顺利地从交通执法局长调到鹿田镇市长——直到从化区一名充当保护伞的警官被查处,然后赖崇飞的团伙才被带出来?一系列监管和约束程序是否会成为当地的“真空”?

其中,有天生贪婪的人“分享一份汤”,并与他人勾结。也有人害怕邪恶,不敢惹麻烦...这些都是人性的弱点。但是,如果干部管理监督制度不能与人性的弱点相抗衡,不能独立运作,也就意味着“地方气候”中存在许多人治因素,“法治生态”没有充分渗透。一个细节是赖崇飞想在2015年提拔两名干部。他发布了一份文件并任命了自己。然而,他的上级单位不知道。

这种“人治”将导致自净能力的失败,尤其是在交通执法系统中。在类似的案例中,2018年哈尔滨调查并处理了122名充当大型卡车“雨伞”的公职人员。在交通执法领域,处理车辆存在大量灰色利益空间,执法中也存在一定的自由裁量权。过去,从化市基本上是赖崇飞说了算,到底该不该处罚。不足为奇的是,“财富来自金门的开启”,而他自己也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

为了防止这种欺凌弱小者伤害公众和污染政治生态,有必要执行法律法规,监督和限制有针对性的努力,特别是要把重点放在处理金钱的关键部门和经常出现问题的关键领域,加强巡逻检查,清除问题线索。此外,交通管理部门应通过执法标识机制、监管规范化机制等进一步规范执法行为。,并用法律和制度的刚性来限制工作人员,使执法人员自己“有法可依”,执法过程“依法办事”。

交通执法部门不是为了“创收”,而是为了维护交通秩序和确保公共安全。从化只有改变“言出必行,法治必惩”的执法理念,以法治取代人治,才能真正告别“黑色交通江湖”。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赖崇飞的案子已经尘埃落定,但教训仍然需要吸取。从防止行政生态扭曲的角度来看,还有太多的事情值得思考。

□博扬(媒体)

编辑孟然校对张彦君

极速飞艇下注 澳门现金网 500彩票


上一篇:坚果吃多少合适?

下一篇:贺军科在山西灵丘调研时指出 高质量打赢脱贫攻坚战 新起点奋力